• 指南 | 订阅 | +关注         
    首页 >> 评论 >> 综合评论

    上海:29条落叶景观道路全部“落叶不扫”

    媒体:解放日报  作者:解放日报
    发布:中苗网
    2017/11/22 16:00:48

    贯穿加拿大安大略和魁北克两省的“枫叶大道”、被喻为“调色板”的美国黄石公园、古朴建筑与红叶林交相辉映的日本京都岚山……秋色,已成为诸多城市、地区乃至国家的名片。

    作为国际大都市的上海,自然也不能让秋色缺席:被誉为“金光大道”的四平路,每到深秋,从树杈到街面铺满银杏,漫步其间,宛如置身童话世界;在武康路,伴着蒙蒙细雨看沧桑建筑,缓缓飘落的梧桐叶则令人有穿越之感,仿佛梦回近代……如今,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发布的“赏秋地图”已包含42条赏秋路段(区域)和49个秋色公园,并连续5年推出落叶景观道路。从前天起,上海今年公布的29条落叶景观道路,已全部实施“落叶不扫”。在最美时节实行“落叶不扫”,让街区更适合漫步。

    烂漫秋色,让人大饱眼福,也映照出一座城市对生态和谐的追求、对人文关怀的重视。许多人看到因秋色而自信的上海,却未必知晓这背后的付出。秋色,其实蕴含着复杂的城市管理学问。

    春有花成景,秋有色多彩

    市绿化市容局近日公布29条上海落叶景观道路,涉及黄浦、静安、徐汇、长宁、虹口、普陀、松江、青浦、金山等9个区,比去年公布的多出11条。不过,有市民发现,今年一些落叶景观道路的效果没有往年理想。比如11月15日,记者在思南路(建国中路至复兴中路)看到,行道树主力梧桐树的“头发”只黄了两三成,落叶量还不多,尚未形成“地毯”。掉落的绝大多数是枯叶,主要是褐色,色彩比较单一。

    对此,上海植物园高级工程师王玉勤表示,今年夏季的高温、干旱天气,让不少植物受伤,叶子还没变颜色,就已经焦枯掉落。加之,近期雨水多、温差不大,也不利于叶片变色。不过,好在本周上海终于迎来一波强劲冷空气,且雨水比上周少,一些挺过炎夏、底子较好的色叶植物叶片中的水分迅速减少,促使叶片变色且变得更鲜艳,也更容易掉落。说不定,到了本月末下月初,上海秋色会迎来一波“反转”。

    看来,秋色要靠天“吃饭”,而专家介绍说,上海的气候条件十分不利于色叶植物变色——夏季频繁的高温天气、秋初就开始的大幅降温、昼夜温差和连绵阴雨,这些都会影响到色叶植物变色的早晚以及色叶期的长短。所以,上海美丽的秋色背后,藏着绿化科研工作者的汗水。上海市绿化管理指导站副站长许晓波说,自2004年起,上海就启动“春景秋色”工程,大面积种植春天开花、秋天变色植物,形成“春有花成景、秋有色多彩”的景观。

    为实现这一目标,上海绿化科研工作者将数千种植物作为研究对象,反复栽种试验,跟踪实效。不少植物反复栽种,仍无法适应上海的气候环境,逐渐退出舞台,如曾经引入的杜英、乐昌含笑、银荆等,目前在上海几乎绝迹。科研工作者筛选出适合上海气候的近百种彩叶乔木、花灌木,还从欧美等地引进适应性很强的色叶植物,形成上海海纳百川的秋色。

    悬铃木,就是上海栽种至今综合能力最强的秋季色叶植物和行道树树种。从功能看,悬铃木夏季树冠硕大,遮阳效果好;秋季落叶,色彩丰富,有很高的景观价值;冬季透光效果佳。从适应力看,悬铃木能适应城市贫瘠的土壤等不良环境;从日常养护看,悬铃木耐修剪;从对空气的净化效果看,悬铃木叶片宽阔,表面有毛,吸纳空气中颗粒物的效果好于许多树种。如今,上海的行道树超过100万株,三成是悬铃木。

    纳塔栎则是上海秋色里的“新贵”,卫清西路(亭卫南路至学府路)是上海首条大规模栽种纳塔栎的道路,共种植300多株。许晓波透露,纳塔栎抗冻耐寒,抗城市污染,气候适应性强,上海很早就有意引入,但考虑到缺乏经验,对其宜栽性、适应性、安全性等情况还未充分掌握,因此做了长期跟踪研究和试种,前后花费近10年。在大规模推广到金山区之前,上海还在湿度较高的黄浦江上游水源涵养林内试种了一批纳塔栎,这批纳塔栎生命力顽强,即使遭遇被水长期浸泡等极端情况,也存活了下来。

    和纳塔栎类似,北美枫香也经历十多年的培育观察期。在奉贤区南亭公路(沪杭公路至环城东路)种植了700多株,使得南亭公路成为沪上种植北美枫香最多的道路。虹口区虹湾路(江杨南路至水电路)也以北美枫香为特色,新晋为上海首条北美枫香落叶景观道路。

    此外,上海近年来成功引种的秋色叶植物还有银杏、乌桕、黄连木、枫香、无患子、红花槭“夕阳红”、红花槭“十月红”、红花槭“秋之火”、杂种元宝槭、挪威槭“皇家红”、南天竹“火焰”、密实卫矛等。除了色叶植物,观果植物也是秋季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观果植物的果实大多色彩鲜艳,果实形状观赏性强,许多种类还是鸟类的重要食源。上海有意识地对观果植物进行利用,也形成美丽的秋季景观。近年来,上海成功引种的优良观果植物有火棘系列、油柿、延平柿、浙江柿、老鸦柿、小花毛核木等。

    落叶选址还得“气质”吻合

    在绿化行业,有句话叫“三分树,七分人”,说的是秋色的营造,除了要有秋季色叶植物打基础,更关键的是人为的设计规划和养护管理。

    翻阅29条上海落叶景观道路名单,不难发现,大部分是思南路(建国中路至复兴中路)、余庆路(衡山路至康平路)、衡山路(宛平路至天平路)、复兴西路(高邮路至永福路)、武康路(湖南路至五原路)这样的老牌街道,而它们主要栽种的都是梧桐树。

    “黄浦区秋色茂盛的街道不少,落叶景观道路为什么只有思南路一条?关键是许多行道树与道路整体气质的契合度还不够。”黄浦区绿化市容局环卫管理科科长王明生表示,思南路上遍布着复兴坊、思南公馆、孙中山故居等历史建筑,有梧桐树和落叶的点缀,整个街区文化氛围愈发浓厚。而黄浦区其他街道虽有较好的悬铃木资源,但两边商业项目较多,总觉得不太协调。

    徐汇区落叶景观道路的选择也是基于相同的考虑。比如武康路上有武康大楼、巴金故居、宋庆龄故居等历史建筑,衡山路上有百代小红楼、凯文公寓、上海美童公学等历史建筑,它们与梧桐树有着不解之缘。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沙永杰说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上海衡复历史风貌区进入快速建设期,大量西洋别墅、行道树、有轨电车轨道等建筑和市政设施逐渐成型。其中,以梧桐为主的行道树奠定了这一区域基本的市政道路格局,它们既是上海几代人的生活印记,也是上海海派风情的标志物之一。

    “上海的落叶景观道路不求数量多,而是要控制数量,精益求精。”上海市市容环境质量监测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,上海将落叶景观道路视为重要的窗口和名片,评选十分严格,除了落叶景观要符合所在道路的整体风格,还有几个主要门槛:第一,相关道路栽种的树种要有一定落叶量,色彩要丰富些,能保证景观效果;第二,落叶不能影响所在道路畅通,路幅要有相当宽度。

    让落叶“油画”更加漂亮

    在打造秋色上,上海还有一条“底线”:秋色不能影响城市安全。以11月15日上海29条落叶景观道路中有9条率先实施“落叶不扫”为例,既要在特定时段保留落叶供路人欣赏,又要兼顾整体道路的整洁舒适,这背后有清扫员的智慧和汗水。

    普环二分公司的清扫员韩传菁在桐柏路、枣阳路、杏山路一带工作十几年,她说,每当落叶季节到来,这一带每天两个班次总共能收集十几车落叶。近几年,花溪路(枫桥路至桐柏路)、桐柏路(枣阳路至梅岭南路)被选为落叶景观道路,清扫员的工作量也增加不少。

    “虽说落叶不扫,但不是完全不扫。”韩传菁说,要有选择地清扫落叶,只让人行道及下街沿(靠近人行道)的一部分覆盖落叶,不影响交通与出行安全;发现叶片堆得过厚,造成火灾隐患或堵塞下水口,要削减落叶厚度,去掉关键部位积叶;遇到雨天、雾霾等特殊天气或城市重大活动,一般也不留落叶,随落随扫。到了晚上七八点,清扫员还要清扫掉留在道路上的所有落叶,不让它们过夜,让路人次日有“新鲜”落叶欣赏。

    为保证“纯粹”的落叶景观,清扫员每天对道路采取“捡拾保洁”,清除隐匿在落叶中的垃圾,只留下干净的落叶供路人欣赏。如果落叶堆得不均匀、不美观,就要用扫帚把多余的落叶扫去“支援”落叶稀少的地方,有些清扫员开玩笑说,现在要学点绘画技巧,这样才能让路面上的落叶“油画”变得更加漂亮。

    这些细致的要求,增加了清扫员的工作量。负责清扫思南路的杨伟勇表示,落叶季节的工作强度估计比平日大20%。原本扫干净就行,现在要把一部分落叶留到晚上再扫,增强了清扫员的夜间劳动强度。好在绝大多数市民对特定季节的“落叶不扫”表示欢迎,天气好的时候,很多人会慕名而来,尤其是摄影爱好者,看到他们的笑容,听到他们的感谢,再累也觉得有意义。

    枯枝落叶全生命周期管理

    上海坚持在缔造秋色的同时,对秋色实施全生命周期管理,以落叶为例,既要管理落叶植物的品种、景观效果,又要考虑让落叶发挥余热,被资源化利用。

    除29条落叶景观道路,上海还有许多绿地和公园也具备“落叶不扫”的条件,他们因地制宜对枯枝落叶进行循环利用。在上海植物园,一棵已有100多年历史的南紫薇已进入色叶观赏期,树下堆满红、橙、黄、褐等颜色的落叶,美不胜收。王玉勤说,11月中下旬到12月初,园内的银杏、鸡爪槭、乌桕、枫香、红枫等色叶植物将陆续迸发出鲜艳的秋色,它们的落叶也是一道别致的风景,上海植物园会在天气晴好时有选择地保留一些道路和草坪上的落叶,如植物大楼附近的大草坪,若时机合适,就会通知清洁员暂时不要清扫。

    远离道路和草坪的树丛内,如果有落叶,一般不会清扫。专家介绍说,落在土壤上的落叶,可以拌到土里,根据不同季节,短则两三个月,长则半年,自然降解成肥料,还能让土壤变得疏松,透气透水。秋冬季的落叶,对于抗寒能力较差的树木而言,还有一定保温作用。据介绍,上海植物园内的落叶,从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尝试自然降解,至今,八九成可以通过绿色循环自我消化,一年可减少15%到20%的有机肥用量。

    对于没有场地条件堆放大量枯枝落叶的街道、社区,上海正在试点循环利用项目。在上海植物园内,一个园林废弃物处置利用项目已悄然运作了11年,这里一年可以消纳五六千吨枯枝落叶等园林废弃物,主要来自徐汇、闵行、长宁等区,以及上海植物园和上海辰山植物园。记者昨天在该项目的基地内看到,一车徐汇区运来的苗圃枯枝经过简单分拣,被送入粉碎机内,加工成较为大块的粗料。粗料再被送入另一台粉碎机,进一步加工成粉末状的细料。此后,细料被堆放进大棚,喷洒生物菌剂,根据温度高低,一般自然发酵两到四个月,就能成为有机介质。最终,这些枯枝落叶制成的有机介质还会回到原料的产生单位,用来改善绿化土壤。

    2007年,上海辰山植物园20亩的引种苗圃为改良土壤,使用其枯枝落叶制成的有机介质,经过两到三年试验,土质变得疏松、透水、通气性佳,土壤由碱性改良为弱酸性,苗木成活率明显提高。该项目至今仍在运作,累计改良土壤300多亩。

    随着技术水平提高,更多枯枝落叶的资源化利用项目正不断涌现。据上海植物园绿化工程有限公司项目主管范立刚介绍,经过加工,枯枝落叶可以制成供发电的燃料棒,还能变成园林绿化的土壤覆盖物,有效减少水土流失,也可以和塑胶结合,制成环保的建筑板材。目前,国内已有不少企业正在进行相关产品的研发,届时,上海的枯枝落叶有望成“香饽饽”,实现市场化的闭环管理。

    复制本文地址给好友
    我也说两句
    E-File帐号:用户名: 密码: [注册]
    评论:(内容不能超过500字,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。)

    *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!
    发表须知:
    一、用户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和政策,包括但不限于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等规定,审慎、合法地利用伊妃(E-file)平台发表言论、作品。
    二、用户的言论、行为若涉嫌违法或侵权,用户可能被强制承担因该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全部法律责任。依照法律法规规定,伊妃(E-file)运营方有义务提供用户资料,有义务和权利采取删除、屏蔽、断开链接等各种必要措施。
    三、伊妃(E-file)中心授权网络法律专业研究服务机构“网络法苑”为用户及客户提供包括免费咨询在内的全方位的法律支持。